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安卓版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IOS版

牛皮癣治疗的经验

2018-07-28 10:02

我今年29岁,牛皮癣病史20年。已经忘了是怎么引起的,这么多年以来,无数次的回忆,无数次的翻阅典籍,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发病原因。唯一要说的是,小时候身体弱,经常高烧,感冒,扁桃体发炎,家里穷,也没有什么好药,更多的服用的是四环素、红霉素等药物,有些书籍记载,这可能是诱发的原因。

  我想每个牛皮癣病友都有过辛酸的经历,我们也自误,焦急的心情谁都会乱投医,但是往往花了冤枉钱,受了自己的苦,所以现在我也看开了,想通了,不会再贸然地去治疗了。

  我的治疗牛皮癣史,说出来,真是一部血泪史。梳理一下思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了,很多的办法治疗方法已经很模糊了。

  最早的记忆,我是一个瘦弱的孩子,得了此病后,医生给我开了2种药:地塞米松、灰黄霉素。病好了,但是那个夏天过完暑假我去外婆家,大家已经不认识我了,胖了很多。后来反复,又服用,大约断断续续吃了1-2年这个药,最终因无效停用。到现在我还是一个喝凉水都长肉的人,身高不过173,体重已经180了,我想除了缺乏运动,这个年少时侯犯的错误也是重要的原因。因此告诫大家,特别是刚开始的病的朋友,前往要谨记,不能用激素类的药物,不但会影响治疗后果,而且对人体的危害不可估量,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不希望有人再重蹈覆辙。而且,如果哪个医生开的药方中间有激素类药物的话,基本上我们可以断定他是一个庸医。

  后来一段时间,蛇药很流行,几乎可以保治百病,有一个好像叫孟宪亮的大夫天天在电视上打广告。八几年啊,对电视广告的信赖度简直是盲目的,刚好有一种蛇粉就是治疗皮肤病的,于是买来服用。那时候没有胶囊,就用勺子放在嘴里冲服,那个苦味!现在想起来还不寒而栗,几欲呕吐,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样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喝下那一包包的药粉的。后来蛇粉使用基本无效,所以停用,结束了那段苦难的历程。

需要补充的一点是,我的这个虽然是全身性的,但是不疼不痒,而且在最初的10年左右的时间,都是冬重夏轻的,治疗和不治疗的效果都是一样,每年治好了,次年又复发。有时候轻一点,夏天还可以穿短袖。当然,现在是无望了。

  后来又听说宝鸡有个一个名医,专门治疗皮肤病,很有神效,于是父亲带着我远赴宝鸡,前后去了3次。吃得什么药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是有洗的药,要配上明矾熬,熬了之后再洗。药水黑乎乎的,不说把我洗成什么样了,光是我外公每天给我洗,一个暑假把手都洗黑了,像进了染坊。可是最终还是无效。

  其间还有一个西安的老中医,也是开了个洗的药方,中间好像是加入了冰片,浑身凉飕飕的,如果扣破了再洗,疼得呲牙。有疗效,但是最终以复发告终。

  还有人贡献了一个民间的秘方,水银,用生面团包起来,放在炉子上烤,烤熟之后吃面团。我也烤了,也吃了,几个我不清楚,只记得一个小瓶子就是原来装咳嗽糖浆的褐色玻璃瓶,最后一瓶子水银就剩了五分之一。我也是那时候对水银有了具体的印象的,要说对我的身体造成什么样的伤害,我真得不清楚。不过现在想想挺可怕的,真是急病乱投医,时间长乐,就当活马是死马医了。悲哀!

    我记得,那时候把乐肤液和复方青黛丸纯粹当饭吃,当水洗了,到现在我母亲还保留了一个复方青黛丸的塑料盒子装东西,每次看见它,我都能回忆起当年的辛酸。这两个厂家应该给我发个证件,做他们的荣誉嘉宾。

  后来又去四处找民间医生。有个医生,搞了一种黄色的药粉,让我用蜂蜜搓成小丸。具体成分我不清楚,唯一的好处是无异味。一次就是一大包,不像给人看病倒像给牛喂药,这个药吃了半年,未见好转。

  当时,西安有一种割耳朵疗法很是流行,据说也很有效果,就是在耳朵上割几个口子,放点血出来,简单易行。于是我的耳朵上多了几块胶布,好长时间,但是仍然没有疗效。

  到了今天,可以说我用过的药,用过的方法,不计其数,我已经忘了其中的痛苦,也忘了他们的疗效。但是其中也有几种很特殊的方法,现在想起来那是很好笑。

    有一次,听人家说,茶水可以洗好,而且最好是连蒸带洗。那时候没有桑拿这么一说,恰巧的是我家后院有一口大锅,就是那种《少林寺》中人站在上面搅的,原来是酒坊做过酒的,锅上面还有砖头砌的圆筒,还有个大木锅盖。于是烧了一锅茶水,在锅里面放一个大凳子,每天盖着锅盖在里面连洗带蒸2个小时。茶水三天一换,坚持了一个暑假,有疗效,但更多的因为热水洗的缘故,最后不得不放弃。现在想起来有点可笑,有点像武侠小说中中毒的主人公都会用此法。可惜的是,我也没有在锅里面悟出什么来,也没有练成绝世的武功**。

    还有一次,别人介绍了一个山民,据说有偏方,治好了不少人,于是又去了。那时我已经大四了,有一点时间。他的药方我还有印象,因为有点特别,用牛蹄甲(在屠宰厂要得,一定要新鲜的,没有的话是用猪蹄甲代替)装满白矾,在木柴火中烧成白色的结晶状,碾末,用土菜油搅成糊状。其中还要加入一些毒药,我印象最深的是狼毒、砒霜,为了买这些药我还特地开了个证明。用这个糊涂遍全身,然后在太阳底下暴晒。于是在他的指导下,剃了光头,脱光了衣服,每天把自己涂得像一只蘸了沥青的猴子,在后院里晒太阳!

声明:本站是银屑病牛皮癣患者交流平台,旨在为广大银屑病牛皮癣患者创造良好的交
流环境,欢迎更多银屑病牛皮癣患者朋友们加入,本站不对任何网友评论负责!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未经许可严禁拷贝转载,否则我们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冀ICP备16003067号-4
管理员QQ:2187789919 ;E-mail:158572991@qq.com !
0.0534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