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病友之家
银屑病
病友之家
扫描二维码
关注公众号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安卓版
扫描二维码
下载APP IOS版
查看: 399|回复: 0

家暴中,她举起菜刀,一双儿女哭喊:“妈妈,我们爱你。”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3 08: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闲时花开(xsha369)| 来源

刘娜 | 作者

文燕 | 编辑



警惕!暴戾是会遗传的。


这是一个家暴中长大的女孩,也是一个粗粝中过活的女人,还是一个修行中重生的妈妈。为叙述方便,采用第一人称。  01

14岁那年,我爸一脚跺在我身上,叫嚣着“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去死”。

我疯了一样,跑到屋里,找到一瓶农药,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死了就好了,就不会再挨打了,就不会再受气了。”

但此刻,32岁的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在冬日下奔跑撒欢的两个孩子,想起童年的自己,忽然泪流满面:

“谢谢苍天,14岁时,让我活下来,一步步迎来今天的重生。

02
一个孩子最无辜的是什么?

是他无法挑选自己的父母。

我出生在一个四面环山的小镇,我爸却完全没有山民的勤劳和朴实。他好吃懒做,赌博上瘾,经常炫耀的一件事儿,就是家里每个人都怕他。

因为,他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

从我记事起,他经常无缘无故地打我妈。

很多时候,一家人正在有说有笑地吃饭,或者正在商量什么事儿,有时甚至正准备关灯休息,他突然“嗷”一嗓子,上来就对着我妈劈头盖脸一阵打。

我恨我爸,心疼我妈,但我是个小女孩,我能怎么办?

为对我爸的暴政表示出最大的反感和抗议,我成了叛逆的孩子:

处处和我爸对着干,他让我朝东我偏朝西,他让我做这我偏做那,他让我有个女孩子样儿,我偏疯疯癫癫像个野小子……

我用倔强和反抗,表达着对我爸的不满,不惜抹掉性别,把自己装扮成不男不女的样子,去保护我妈和我弟。

反抗的结果,换来的,是我爸一次又一次毒打。

03
从我五六岁起,我爸就三天两头打我,他用脚跺,扇我耳光,用凳子砸我,最严重的一次是把我右眼打出血,险些失明。

他也打我妈和我弟,因为他俩都表现得很顺从,而他再怎么打我,我都拒不认错,所以我挨打最多。

我挨打后,喜欢蹲在前排那户邻居家的墙根下。

他们家,也是一家四口,爸爸、妈妈、女儿和儿子。

但那家的爸爸,说话慢条斯理的,做事不慌不忙的,对妈妈特别好,从来不打孩子。

我们两家前后排住。长年累月,他们家都传来炒菜声、欢笑声,和收音机广播的评书声;而我们家是打骂声、哭喊声,和摔盘子摔碗的破碎声。

那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当他们家的女儿,甚至幻想,要是自己能隐身,或者变成一颗糖豆,装在他们家爸爸口袋里就好了。


04
浑身带伤中,我长到了十多岁。

初中一年级时,我去邻镇读书,一周才回家一次。有个周末,我弄丢了自行车的钥匙,就给我妈打电话,让她去接我。

但那天,我妈要做工,就让我爸去接我。结果,我站在学校门口,等到全校所有人都离校,天已经快黑了,也没有见到家里来人。

当时是早春,天还非常冷,我又冷又饿又怕,就一个人翻过山朝家走。快走到我们家门口时,我看见我爸骑着自行车慢悠悠过来:

他只顾和别人打牌,完全忘了接我这回事儿。

因为这事儿,那晚,我妈就说了我爸一句“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我爸上来就打我妈,把我妈打得坐在地上嘤嘤哭,还把拉架的我和我弟也打了。

第二天,我妈又出去做工,我浑身疼得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活着没意思:

争吵的家庭,暴力的父亲,懦弱的母亲,幼小的弟弟,和怎么反抗都没用的我自己。

我从床上跳下来,找到一瓶农药,毫不犹豫地喝了下去。

05
因为害怕,我喝了四五口后,就把农药扔了,不一会儿,我的胃就隐隐作痛。

我爸回来,知道我喝了农药,竟然不送我去医院,而是开着三轮车拉着我,去我妈做工的地方找我妈。

当时,我妈正站在架子上清扫饭店外墙,知道我出了事儿,吓得差点从架子上摔下来。她疯了一样哭着喊:“丫头!丫头!你不能死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那会儿,我已经难受得不行了。我突然好害怕死,因为我觉得,我妈还爱我。

抢救过程中,我凭着仅存的一口气,对我爸交代后事:

如果我死了,希望他不要再打我妈,对我弟好点,让我弟好好读书,考上大学。

我明明恨我爸,为什么将要死时,还要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

多年后,我长大成人,一次次梦到那次喝药的细节,大汗淋漓地从梦中惊醒,才渐渐懂得:

恨,是一种在乎。恨一个人,就是赋予他能量。一直恨下去,就一直被他吸走能量。

除非有天,学会藐视他,放过自己。

06
后来,住了一个星期的院,总算活过来了。

因为花了家里一千多块钱,我出院刚满一个星期,我爸就又把我打了一顿,打得我右膝盖疼得不敢弯。

“必须尽早离开这个家。”

我摸着膝盖,目光落在小镇四周连绵起伏的远山,暗暗下定决心:“我要去看看山那边的世界。”

初中三年级,还差一个月就要考高中时,成绩不好的我,拿上我妈偷偷给我的600块钱,坐上小镇开往县城的班车,去广东找在那里打工的表姐。

在表姐的庇护下,不满16岁的我,在电子厂找到一份工作。

那是2003年的事情了。我记得,第一个月拿到1100元的工资,我喜极而泣:

再也不要回那个家了,再也不会看到我爸了,再也不会挨打受气了。

但哭过后,我又想我妈和我弟,想我走了我爸肯定要打他俩,就给自己留下500元零花钱,把剩下的600块全寄回了家。

此后每个月,我都把一大半工资寄回家,让我妈贴补家用,供养我弟读书。

不被善待的孩子,总想通过能干和有用,向父母证明自己。

我也不例外。


07
出来打工的第五年,我才回了一趟家,因为我要结婚了。

说起我和我老公的相识,也和打架有关。

那是2008年夏天,我和厂里的几个同事去吃烧烤,回来时已经夜里12点多了。

经过一个巷口时,看见两个身强力壮的男生,正打一个小个子男生,被打的那个男生抱着头蜷缩在地上,看起来就快要死了。

见状,同事们拽着我赶紧走,我不知是喝了啤酒,还是想起了我爸打我的往事,只觉得一股火气从胸口烧到头顶。

我捡起两块砖头,大吼一声:“再不住手我就要砸人了!”

就这样,我救了那个男生一命。

这个男生,后来成了我老公。

他是广东本地人,家里开一个小模具厂。当晚打他的人,是厂里离职的两个广西人,因对他爸怀有怨言,就在坐火车回家前,把他堵在巷子里打。

他是家中的小儿子,还有个哥哥在上海念研究生,他身体瘦弱,学习不好,就和他爸在厂里做事。

我们交往后,他父母嫌弃我是外地人,看起来像个假小子,死活不同意。但他喜欢我,更同情我,非我不娶。

后来,我们结婚多年,有天我整理旧照片时,找到我们刚认识时的一张合影:

我们留着一样的短发,都穿着夹克衫、牛仔裤和运动鞋,看起来更像兄弟,而不是恋人。

那一刻,我有些恍惚:

如果我自幼不是在我爸的殴打中长大,如果我不是看不得恃强凌弱,如果那晚我没有出手救他,现在我会遇见谁,又过着怎样的人生?

一切看似巧合。一切皆有因果。

08
结婚前,我带着丈夫回去,我爸知道后,坚决不允许我嫁到外地。

“闺女真是白养了!”“嫁那么远存心就是不想回来!”“真是没良心的东西,不如当年喝药死了算了!”

恼羞成怒之际,我爸甚至扬言要一把火烧了我们家房子,以此阻止我的婚事。

后来,为了让他同意,婆家人提高了彩礼的标准,他才在骂骂咧咧中善罢甘休。我妈用我的彩礼钱,在镇口买了两间门面卖日杂,再也不用出去做事。

婚后,丈夫跟着公公在厂里做事,后来厂子效益不好,倒闭了,他又去惠州老表的厂里做事。

他性格软弱,但做事认真,非常负责,只是太忙,很少回来。

婚后,我和公婆同住过三年,后来买房分开住。我生了儿子,后来又生了女儿。

在此之前,我曾发誓,如果我有了孩子,一定会好好爱他们,绝不会打骂他们,绝不会伤害他们。

但,誓言有多响亮,现实就有多苍白。

一切没有治愈的伤,早晚都会转化成另一种痛,去折磨自己,去攻击别人。

09
我和婆婆的关系一直不好。

她是个强势的女人,经常对丈夫和儿子大呼小叫。因为嫌弃我娘家穷,加上婚前彩礼的矛盾,她更是看不惯我,经常对我挑三拣四,瞪鼻子瞪眼。

我不愿家里发生战争,不愿孩子像我小时候那样在惊恐中长大,所以在她面前就一直强忍着。

但是,所有无力反抗的攻击,都会郁结成内伤,再转化成更强大的负能,爆发出来。

丈夫虽然不是一味偏向婆婆,但由于他常年在外,性格软弱,每当婆婆找我茬儿时,他无力也无法立场鲜明地保护我。

我在忙乱和焦虑中,就把怨气撒向两个孩子,动不动就想骂他们,有时候忍不住还揍他们。

尤其是我们家老大。

那个人见人烦、花见花落的熊孩子。

那个我一天不见就会担心他,但见了他后总忍不住发疯地吼他打他的小男生。


10
老大是我一手带大的,但我不知道,他身上怎么那么多毛病。

他自上学后,就丢三落四,拖拖拉拉,学习成绩更是一塌糊涂。大人说什么,他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有时甚至专门和大人对着干。

单纯的说教,对他已经没有效果,必须我大发雷霆或大打出手,他才会表现得乖一点。

更令我无比苦恼的是,越是在公众场合,他越是表现得没有礼貌。

有次朋友聚餐,他竟然把别人家女儿从台阶上推下去,险些摔伤,气得我当场跺了他两脚。

他的各科老师都说他上课爱动,老师讲大课,他在下面接话把儿讲小课,一通乱说,搞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他明明很爱妹妹,却总是喜欢揪她的脸蛋,拽她的头发,把妹妹惹得哇哇大哭。

为惩戒他,我用特别恶劣的语言攻击他,像个疯子一样殴打他,但打了他后我又后悔得不行。

我曾无数次发誓,再也不骂他了,再也不打他了,但每一次他出了丑、闯了祸、惹了事后,我又无法控制自己打骂他。

直到有天,我举起菜刀,差点杀了他。

11
那是个周末,丈夫没有回来,婆婆来我们家,进门就说,屋里乱,家里脏。我默不作声,任由她说。

女儿3岁后,我在家门口蛋糕店找了一份工作。虽然一个月钱不多,但我想慢慢培养自己和生活讨价还价的能力。

当初我找工作时,婆婆就意见非常大。所以,她进屋的指桑骂槐,我知道是有所指。

结果那天,我家老大一会儿光着脚在屋里乱跑,一会儿拿彩笔在妹妹脸上乱画,一会儿把水杯打烂在客厅里。

他接连闯祸后,婆婆恼火地说:“你这个败家子,谁把你教成这样!”言外之意,是我把儿子教成这样。

我心里怀着极大怨气,始终没有发作,但家里的气场已经非常不对了。

待到吃饭,老大站起来夹菜时,又把一碗汤洒到婆婆身上。婆婆“嗷”一声站起来,说出的话竟然是:“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和你妈都不想让我来!”

然后,她衣服也不收拾,站起来摔门而去。

那一刻,我胸口又燃烧起熊熊大火,一直烧到头顶,我像疯了一样拽过儿子,边骂他惹事精,边使劲儿捶他,使劲儿捶他,直到把他捶得哇哇大哭。

我打得红了眼,还是觉得不解恨,甚至跑到厨房拿起了刀。

手触到冰凉刀把的一瞬间,我忽然醒了:

我这是干什么?我要杀我的孩子吗?还是要杀我自己?

我双腿一软,一下瘫坐在厨房里。

没想到,刚刚被我狠狠殴打的儿子,还有吓得哇哇大哭的女儿,看见我摔倒,齐刷刷跑过来抱住我哭:

“妈妈,你怎么了?妈妈,我们错了!”

12

我们娘仨头碰头抱在一起,都哭着说:“对不起,我错了。”

孩子们没有错。

一直都错的那个人,是我。

如果,我再不去矫正自己的错,就要犯下不可饶恕的罪。

这是2017年11月24日的事情。

我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是因为从那天起,我开始写日记,开始回到童年去救赎自己,开始从焦虑疯狂的状态里一步步走出来,开始了艰难而长久的重生路。


13
2017年12月9日


大宝又把饭撒到桌子上,我火气上来,又吼了他,但随后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默默地收拾好残局,给他换了新的碗筷。

晚上睡觉时,他低着头走到我身边说:妈妈,我以后会小心吃饭的,谢谢你没有打我。


2018年3月17日
大宝上美术班两个月,老师说学美术有助于锻炼他的耐心,但他还是调皮,用画笔弄脏了别的孩子的衣服。


回到家后,我想揍他,强忍着问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握着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说:下次,请像妈妈这样,和小朋友打招呼。


2018年9月9日


结婚9年纪念日,丈夫在厂里加班,没有买礼物,我给自己买了一条新裙子。儿子和女儿都说好看。


2019年4月5日


弟弟研究生毕业,到广州工作了。我们见了面,他送给我一条项链。他说谢谢我。我没忍住,哭了。


2019年9月9日


结婚10周年。丈夫请一家人吃饭,婆婆给了我1000块钱的红包,言辞依然傲慢,但不知为什么,我还是有点感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声明:本站是银屑病牛皮癣患者交流平台,旨在为广大银屑病牛皮癣患者创造良好的交
流环境,欢迎更多银屑病牛皮癣患者朋友们加入,本站不对任何网友评论负责!
本站所有信息仅供参考,未经许可严禁拷贝转载,否则我们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信息产业部备案号:冀ICP备16003067号-4
管理员QQ:2187789919 ;E-mail:158572991@qq.com !